以史为鉴,来说历史故事和未解之谜
可以知兴替,来说历史故事未解之谜

本月热词:

历史故事大全 > 历史故事 > 民间故事 > 正文

为什么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漫谈古代中国的莲花纹饰

发表日期:2019-02-18 23:19 作者:佚名 来源:网络整理 浏览: 次

摘要秒速时时彩开奖记录:莲花装饰从先秦以来,已广为欧、亚、非地区接受,且历久不衰

仲夏盛暑,纷纷莲雨荷风,道尽悠悠清心凉意,而此一清凉不但风迷地中海沿岸的埃及、希腊,也曾流行于印度、中国、韩国、日本。因此,谈起莲花纹样,那还真是一部世界性的莲族装饰语言,各领风骚数千年。
不过流传至今,唯独以印度传来、佛教体系下的诸多莲花纹饰为大宗,甚至是一见莲花便想起佛祖的庄严,进而形成「莲花即佛教」的强烈印象了。
话说世界性莲族装饰在中国的表现,实不外乎以下五种:一、青铜时代的「华盖壶」。二、两汉以降的「莲花藻井」。三、佛法无边的「莲花光背」。四、香柔清净的「莲花座」。五、民间巧饰的「工艺品」。

青铜时代的「华盖壶」

为什么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漫谈古代中国的莲花纹饰
【图1】〈莲鹤方壶〉,东周
首先登场的是东周时流行的华盖壶。
名闻中外的〈莲鹤方壶〉【图1】出自东周郑国地区,可谓青铜时代华盖壶的登峰造极之作。此壶顶着睥睨眼神的尖嘴飞鹤以及逐片镂雕的20片莲花瓣,搭配起通体繁繁复复的龙、蛇装饰,是多么气派而瑰丽!以此「酒壶」来宴饮,犹可想像觥筹之间,郑国君侯的志得意满,不正像壶盖上飞鹤高傲睥睨的眼神吗?
除此,作为华盖壶特征的大莲花,特别强调一片一片的大花瓣,一方面确立中原莲花装饰的独特风格;另一方面也重现《诗经‧郑风》所说「山有扶苏,隰有荷华」的清新幽美,那是长夏莲雨荷风的亲切和煦!无怪乎东周一代多盛行莲花壶与莲花容器了。

两汉以来的「莲花藻井」

如果说东周的莲花装饰是可亲的,那么两汉的莲花似乎可畏者居多。今日「天花板」的来源,便是始自两汉所常见的〈莲花藻井〉【图2】,它和〈莲鹤方壶〉的花瓣略同,都是强调一片一片的大花瓣,可见佛教​​传来之前,中国本土莲花装饰的独特风格,重视「以少胜多」的「单瓣式」莲花类型。
为什么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漫谈古代中国的莲花纹饰
【图2】〈莲花藻井〉,两汉时代
东汉的民俗笔记《风俗通义》记载:宫殿之上有天井,天井当中刻画莲花,可以用来克制火灾。原来东汉人唯恐火舌窜起,于是在木构建筑最高处的天井上画以莲花、芰菱等水中生物,作为克制火灾的消防象征。伟哉莲花!从此身负消防的重责大任,况且身居天井之上,于是乃有「天花板」之称。原来「天花」者,莲花是也。

佛法无边的「莲花光背」

一旦进入魏晋南北朝,便是历来最为国人熟悉的佛教莲花纹饰的「法相庄严」了。
莲花生生不息且具有香、净、柔软、可爱的四种美德;就好像通过「妙法」与「莲华」所组成的《妙法莲华经》(这其中的「莲华」即「白莲华」),呈现一片诸天奏乐,天女散花,一朵一朵青、红、黄、白莲花纷纷雨降,犹如佛法的「普降甘霖」,清新又可爱,所以佛法常驻,则莲花永存;以莲花的圣洁来比喻佛祖的说法,也就深植人心了。
为什么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漫谈古代中国的莲花纹饰
【图3】〈北魏延兴五年金铜释迦摩尼单尊像〉,北魏
就佛教的莲花造形而言,它扬弃了汉代单瓣式莲花的矫揉形式主义,转而取材大自然的莲花,于是展现一朵一朵的完整造型;用之于光背,则为车轮形光芒放射状的「莲花光背」【图3】。针对莲花光背的象征意义而言,实为佛祖说法开示时的神迹瑞像,犹如《大智度论》所言:佛祖说法时,口出广长舌相,遍布三千世界,舌根散发千万光芒,每道光芒化作金色千叶的天宝莲花,布满十方世界,佛光普照。

香柔清净的「莲花座」

佛像常见的莲花座也因佛法开示而倍感庄严。
《大智度论》说:为何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原来天上宝莲花既净大,而且柔软舒适,实为佛祖台坐的不二选择!莲花座是多层反花、请花搭配的立体造型【图4】。这是完整而饱满的莲花意象,与佛经中明白歌颂莲花有关。可见莲花之所以神圣,诚为佛法庄严之故。
为什么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漫谈古代中国的莲花纹饰
【图4】〈北齐石雕释迦单尊像〉,北齐

民间巧饰的「工艺品」

上述佛教体系的莲花,其庄严神圣自是不可言喻,然而民间所好者,无非祈求多子多孙,年年有余。于是「鱼戏莲叶中」便以谐音来象征「年年有鱼」;而莲房多子,也常常被尊为丰饶多子的表征,因此「童子戏莲」、「鹭鸶噬莲、天仙送子」的民间剪纸,或是明清十分流行的玉花、玉莲花,更是遍布民间。
自南北朝以来,瓷器的莲花纹饰也相当盛行,大体上它是从南朝强调莲花造型的〈青瓷莲花尊〉等,开展至釉药专研、五彩缤纷的明代成化之〈斗彩缠枝莲纹高足杯〉【图5】。这类工艺品,不管写实或想像,无非体现该类艺术品的造型以及赋色的美感。
为什么佛祖都要坐在莲花上呢?漫谈古代中国的莲花纹饰
【图5】〈斗彩缠枝莲纹高足杯〉,明代
莲花装饰从先秦以来,已广为欧、亚、非地区接受,且历久不衰。
这其中又以强调一瓣一瓣为主的华夏单瓣式(华盖壶以及莲花藻井),以及著重一朵一朵为主的佛教体系(莲花光背以及莲花座),分峙于喜马拉雅山东西两端,千里相望。在宗教信仰的助力下,使得相隔久远的文化体,各自远离发源的母胎,共同汇聚在中国的莲花纹饰中,一起打拼、相互交融,终于绽放出璀璨的莲花装饰王国(青瓷、玉花、剪纸等工艺品)。
不但有可观、可赏的青铜莲花壶;还有可畏、可克的莲花藻井,以及演化成日常所见的天花板。佛教莲花的庄严神圣,是清净可敬的,是佛祖来洗涤人们累世因缘的,而民间剪纸及陶瓷玉石等工艺品,则是深入民间,抚慰小老百姓一丁点的爱美天性。
总之,不管莲花造型的千变万化,制作技术如何随心所欲,都丝毫不减中古世纪的那一刻:当东方碰上西方的喜悦了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民间故事推荐阅读